公車老舊軟弱的車門
喀拉喀拉的窗戶
快要解體的公車受控於過熱的輪胎
陷入了這個破廢
感到不受掌握的肉體在瓦解
就從哪裡一點一點的班剝
那是誰的顏色

「無情的子宮膨脹」

『單人房的雙人舞』

「定點單腳迴旋」

『寂寞的跑步機』

「像嬰兒般稚嫩的生殖器」

『那一聲姑爹有什麼意思』

虛擬和現實之間的界線
到底在哪裡

該戒掉洗頭完不馬上吹頭髮的習慣。
創作者介紹

象牙塔吐不出象牙

maryndev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